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海滩古玩综合博客

网上书店http://shop.kongfz.com/201242/all/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喜爱收藏各种高古玉器石器,更喜欢和朋友们共同欣赏研究探讨.希望我的博客能给大家带来快乐!!有古玩爱好者可以加入我的古玉鉴定群,欢迎您的到来!!

赶尸笔记之金色悬棺  

2012-09-07 19:23:22|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偷袭者(1)

阴午门内的鬼魅冤魂一般上下不会相隔太久远的年限,因为鬼灵王再大的法力,也无法制服处于长久漂浮在外的冤魂。可是这里,却是另一番景象。从这些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鬼魅的穿戴可以看出,他们相隔不止一个朝代,而一个朝代,也超过几百年历史。

人、鬼、仙、神等世纪轮回,有两种模式,一种转世轮回,一种是今生轮回,根据能量守恒定律,能量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它只能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其他形式,或者从一个物体转移到另一个物体,在转化或转移的过程中,能量的总量不变。

灵魂既是能量,不生不灭,所以今生我们离别,下世本应一定会再遇见,无论你被轮回成何种能量存在,但你我今生在,下世依然在。

这就说,这些冤魂被无辜关押在阴午门内,无法托世轮回,世间便存在不正常现象,本应下生遇到的规律,被无缘无故打破了,之后的世纪缘分便也就相互错乱,再无法相见。他们本就心里隐藏着无数冤屈没有办法昭雪,现在又无法转世,如此便聚集了更多的愤怒和仇恨,可想而知,如果这些怨灵被为非作歹的鬼灵掌控,一旦被释放出来,有多么可怕!

此刻,我便看到了那万象丛生的阴界午门的八道幻象门在一层层、一扇扇打开,那些各式各样的鬼灵而欢呼着从那一层层的阴午门中奔将出来!

我并不知道震慑这阴午门的法力到底是什么,所以如果阴午门打开,我明白自己连想拯救办法的机会都没有,这些冤魂因此仇恨所迸发的能力究竟有多少谁都说不清楚,即使我怀揣着对付鬼灵和尸灵的诸多法器,可是这成千上万的冤魂,能够这么轻易对付?

何况,他们是冤魂,做我们这一行的都明白,冤魂是一个底线,是绝对不能触碰的底线,因为你杀了他们,会有更多冤魂找到你,一生纠缠你。

我就这么等死吗?当然不能,我知道,唯一也许能够逃脱的办法,就是往回跑。身后的棺道尽管机关重重,但依我的记忆能力,那鬼魅领我进来做走的每一步,我都记得十之八九,只要我按照来时的路往回走,就不会触碰到诸如“窝弩”之类的机关,也许就有逃出去的机会。

可是,就在我准备转身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那本来蹲在地上拼命捶打女鬼魅头颅的长骨尸又缓缓站了起来,然后呆呆面对着我立着,两只没有瞳孔的眼睛望着我,双手下垂,此刻显得十分无助。

这让我顿时感觉到无比奇怪,难道这长骨尸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还是他根本就知道身后阴午门的鬼魅是无法冲突这八道幻象门的?否则,他为什么一点逃跑的举动都没有?

就在我盯着长骨尸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那长骨尸却慢慢举起了左手,伸出食指轻轻地指了指我的身后,动作轻灵而缓慢。

然而,当我看到这个动作的时候,脑海里“嗡”的一声,心中暗叫,不好!

长骨尸的手势含义很简单,他在告诉我:你身后有敌人!

在此之前,我所有的注意力都一直被面前的阴午门和长骨尸所吸引,根本就没有注意身后,而此时,我也的确感受到了背后的威胁,因为我几乎能够听见他骨节的响声——这种响声,更让我感觉恐惧,这表明,他离我如此之近,近得也许一抬手就可以取了我的性命!

想都没有想,我身形一挫,就要出手。

可是,依然来不及了。

我突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桂花香味,然后像被抽去了骨骼一样,甚至来不及看一眼背后的偷袭者长什么样子,是鬼魅,尸灵还是僵尸,也或者是一个人,就慢慢地倒下了……

那香味却如此熟悉,让我陡然想起小时候的家里的情景,院子内种着的一颗硕大的桂花树,据说已经几百年历史,每当桂花盛开,这种香味就会弥漫整个家园。

对于人类而言,在墓冢中倒下去,就意味生命结束,因为在这里除了自己再没有任何人能够拯救你!

恍惚间,我似乎看见了已经去世、日思夜想的爷爷,他捋着花白的胡子,用慈祥的声音地喊,战儿,战儿……

声音悠远而又近在咫尺,我想大声喊,爷爷,爷爷,战儿在这!却什么都喊不出来;我想伸手去抓,却什么都没有抓到。

一时间,岁月停止,世界一片黑暗……


 

第三天。

我终于把遇到的所有故事写完,把这些回忆全部写出来,是为了寻找更多的回忆和线索,我始终搞不懂,自己仅仅是到那座大山寻找走脚的尸道和阴间客栈而已,怎么会遇到这么离谱的事情?

可是写完后,连我自己都呆住了,这怎么可能,我怎么会遇到长骨尸?怎么能从毒性无比的阴午门逃生?就算我有能力,可我不是被背后的偷袭者击倒了吗?他怎么会放过我?那阴午门的鬼魅怎么会放过我?那里的“窝弩”、尸灵、尸虫……怎么会放过我?

但现在,我的确好端端地坐在自己家里的电脑面前,边回忆边噼里啪啦地敲打着文字,甚至身上没有一丁点伤,还似乎胖了点,白了点,而这里,的确是人间,也的确是我的家,即使我是在做梦,我身后的这两位也不会让我做梦的。

“你信吗?”我回过头,轻声问站在一旁看着我打出每一个字,却一直默不作声的斯维,她是女孩子,应该比男人更加敏感,加上自小受爷爷一些真传,或许能够理解。

斯维把棒棒糖从嘴里拿开,瞪着清纯无邪的大眼睛斜眼望望身边的三皮,发现三皮根本就没有鸟他,才哼一声壮了下胆,诺诺地说:“哥……你……让我说实话吗?”

“废话!”为防止出现意外,我迅速地把那WORD彻底删除,“啪”一声盖上电脑,"难道让你说假话啊?”

“那,哥,你觉得你信吗?”她向前探探头,疑惑地反问。

这答案让我顿时觉得无比悲伤,妈的,我高战活到快而立之年,还从来没有说过假话,可现在,我却好像在说一个世纪轮回天大的谎话,连自己青梅竹马、自己一直把她当做妹妹的女生都不相信,这什么世道啊这是?

我装作不动声色,转身问三皮,“你呢?你信吗?”

三皮比我小2岁,是爷爷收养的一名孤儿,也是我一生最好的兄弟之一,跟爷爷学过一段法术,是我赶尸中经常带着的帮手,他大约一米七的个头,身材极其瘦小,但却非常灵活和机警,对于一个过于理性的人来说,有这样一个帮手,是一生的幸运,当然,我更愿意把他兄弟看待。

三皮用右手捏了捏自己的鼻子,却又突然把手伸过来迅速放到我脑门上:“哥,你是不是发烧烧糊涂了?我三皮跟你赶尸不下百余次,见过僵尸,也见过鬼魅,可……什么长骨尸,阴午门……你这是在坑弟弟吧?什么时候有这玩意?”

我一听这话火不打一处来,“啪”一下狠狠地把他的手打下来:“让你好好读读那些古籍,你就是不听!你除了会一些赶尸的法术,会泡妞,开跑车,你还会干什么?”

三皮见我好像真生气了,赶紧赔笑:“哥,我看,我以后看还不行吗?”

一旁的斯维捂着小嘴俏皮地偷偷直乐,三皮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那意思是我都这样了,你丫还笑,赶紧帮我找个台阶啊?

我没有再搭理这两个人,因为我知道说什么他们都不会相信的,这些谜团如果爷爷在世,也许还能帮我解开,可现在,只能靠自己。我需要一个人静静,重新回到那段记忆的时空,回想一下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想到这,我挥挥手让斯维和三皮两个先出去。

这两个人巴不得赶紧逃离呢,见我挥手致意让他们出去,高兴极了,互相对望一眼,然后飞一般几秒钟内就出了房门.

不过还好,出了门,斯维还记给我带上:每当我需要一个人安静地想一些事情的时候,她总会这样做。所以,奶奶曾说过,斯维是这个世上最关心和最了解我的女孩,并且还要加上一句话,斯维这孩子,又漂亮又可爱,谁要是娶了她,可就有福喽!可惜,就是不知道她会落到谁的怀里!然后边看着我边故意遗憾地深深地叹口气。

我把双腿盘在椅子上正正地端坐,慢慢闭上眼,心里一个劲地暗示自己,从头皮开始,想着每一个器官和肢体,轻轻地在心里告诉他们:放松,放松!

然后,我的记忆就像穿梭的闪电一样,瞬间回到了那阴暗的墓冢中,那恐怖的阴午门前……


 

  评论这张
 
阅读(5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