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海滩古玩综合博客

网上书店http://shop.kongfz.com/201242/all/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喜爱收藏各种高古玉器石器,更喜欢和朋友们共同欣赏研究探讨.希望我的博客能给大家带来快乐!!有古玩爱好者可以加入我的古玉鉴定群,欢迎您的到来!!

与神七航天员面对面  

2008-09-25 08:21:57|  分类: 关注焦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华网北京9月24日电(记者白瑞雪、孙彦新、李宣良)他们共同走过了10年的艰苦训练,他们又将乘坐神舟七号携手飞天。

    神七发射前夕,新华社记者对有机会执行这次飞行任务的翟志刚、刘伯明、景海鹏进行独家专访,倾听了3位航天员的训练体会和人生感悟。

    

    9月24日,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航天员乘组与记者见面。当日,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总指挥部决定,神舟七号飞船将于9月25日21时07分至22时27分择机发射,进行载人航天飞行。执行神七飞行任务的航天员是翟志刚(中)、刘伯明(右)、景海鹏。新华社记者李刚摄

    执行神七任务:每一项都很难,但“1+1+1”远远大于3

    记者:神舟七号任务与上两次有什么不同?训练中最难的部分是什么?

    翟志刚:最大的不同点就是出舱,因此这次围绕出舱增加了不少大型设备训练。比如,模拟失重是通过水槽训练实现的,但水下与太空环境不完全一样。通过配平,水下没有重量但仍然存在水介质的反作用力,太空中则完全没有力的束缚,全靠航天员的两只手来控制姿态。如果控制不好、脱离舱体,航天员就真的变成“太空飞人”了。

    景海鹏:神七的每一项任务都很难,特别是全新的舱外航天服和气闸舱的操作。为了这次任务,神六之后,我们专门学会了潜水。

    刘伯明:科研人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研制出了中国的“飞天”舱外航天服,我们感到很吃惊。出舱活动的难度还是很大的,安全带和电器带发生缠绕、距离判断失误等问题都可能发生,需要我们头脑特别清醒并迅速采取相应措施。

    

    9月24日,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航天员乘组与记者见面。当日,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总指挥部决定,神舟七号飞船将于9月25日21时07分至22时27分择机发射,进行载人航天飞行。执行神七飞行任务的航天员是翟志刚(中)、刘伯明(右)、景海鹏。新华社记者李刚摄

    记者:神舟飞船的“乘客”从神五时的1人、神六时的2人增加到神七的3人,这是不是意味着飞行任务的难度和强度都增加了?

    景海鹏:这次3人执行任务,飞行难度和技术含量都高于以往,对航天员主动性的要求也更高了。在实际飞行中如果遇到地面没有遇到过的问题,我们必须充分发挥乘组的主观能动性和整体优势,在紧急情况下及时发现、准确判断、果断处置。

    记者:所以你们之间的配合很重要。

    

    景海鹏,汉族,山西运城人,1966年10月出生,曾任空军航空兵某师某团领航主任,曾入选神舟六号载人航天飞行乘组梯队成员。新华社发(秦宪安摄)

    景海鹏:是的。我们各有分工,但“1+1+1”要远远大于3。飞行员要求勇敢,航天员不仅要勇敢还要相互协同。所以我们在确保完成各自任务的前提下,还必须清楚同伴的任务,每个人都要具备承担其他岗位工作的能力。一次训练如果非常顺利,我们3个人会互相点个头,说句“ok”。这10年里,我们每天吃饭都是面对面,训练在一起,生活在一起,玩在一起,不用说更多的话,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彼此都明白了。

    记者:出舱活动和地面训练都是有风险的吧?

    

    翟志刚,汉族,黑龙江省龙江县人。1966年10月出生,曾为空军一级飞行员,曾入选我国首次载人航天飞行航天员梯队及神舟六号航天载人飞行乘组梯队。新华社发(秦宪安摄)

    翟志刚:神七训练的确是有一定风险性的。比如水槽训练,我就曾在一次训练中遇到氧气瓶泄漏故障,但很快就通过使用别的氧气瓶确保了安全。低压舱训练也有风险。在10帕的真空密封舱里穿上舱外服进行训练,设备、服装、人员中的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会导致很大的事故。

    

    刘伯明,汉族,黑龙江省依安县人,1966年9月出生,曾为空军一级飞行员,曾入选神舟六号载人航天飞行乘组梯队成员。新华社发(秦宪安摄)

    刘伯明:从第一次飞行起,我们就对风险有准备。当空军飞行员时厚厚的一本飞行手册,每一条都是血的教训。说实话,在神五飞行中,直到杨利伟平安落地,我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但是,从神五到神七,工程各大系统的技术更加成熟,航天员的经验也更加丰富,我们对这次飞行非常有信心。

    记者:在地面模拟真空和失重,是什么样的感觉?

    翟志刚:舱外活动是无法在地面完全模拟的。人体的运动、操作特性,只有到了空中边实践边体会。常压下说话轻松、洪亮,喉部振动感觉很舒服,而低压环境中空气振动性减弱,用同样的发音方式说话,音量会小而模糊,声音发飘变粗,所以我们在低压舱里必须大声说话。

    航天员十年:尽力了,就无怨无悔

    记者:在此前的两次飞行中,你们都曾进入乘组梯队,翟志刚每次都入选了。最后没能上天,心里有失落吗?

    翟志刚:我3次进入梯队,非常自豪。前两次虽然都没有上天,但杨利伟、费俊龙、聂海胜去执行任务,与我自己执行任务是一样的。从主观上来讲,谁都想飞,但客观条件只允许上几个人,人的主观愿望必须符合客观实际。

    刘伯明:神六梯队公布后,我的家乡都轰动了。后来我没能上天,岳父母做我的思想工作,给我释放压力。他们说,没有遗憾,你已经尽到最大努力了,为下一次任务做准备吧,争取在神七时成为最优秀的航天员。我没有什么失落,俄罗斯的航天员也有准备十几年才上天的。更何况,航天员本身就是一个付出巨大的职业。选择了这个职业,我无怨无悔。

    记者:从第一次载人航天飞行到现在,你们自己有些什么变化?

    翟志刚:从神五至今,我训练更加刻苦了。

    刘伯明:我应该说是更加认识到了自己的差距。神六落选后,我把前几年学习的书全部翻了出来,系统总结归类,写了10多万字的笔记,常常找杨利伟讨教和交流。我相信,机会属于有准备的人。实际上,我们所有人都在不断进步,虽然有的上了天,有的与飞天只有一步之遥,但大家付出的辛苦和努力都是一样的多。

    记者:你们成为中国首批航天员以来,已经10年了。这10年苦吗?

    景海鹏:这10年里,我从没在晚上12点之前睡过觉,也没有耽误过一天训练。我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吹一会儿长号——我以前五音不全,学会长号后感觉身体更好,肺活量提高了。8点钟开始训练,一直到中午12点。吃完午饭,又从下午1点钟训练到6点。晚上用来写当天的总结和安排第二天的训练,躺在床上,还会闭上眼睛把当天的训练过程在脑海里过一遍。这10年就是这么过来的。

    刘伯明:我们的目标很明确——要上天执行任务,所以每天都过得很充实,每天的学习训练都有新的收获,感觉不到苦和累。

    优秀意味着什么:坚持,坚持,再坚持

    记者:为了这个特殊的职业,你们付出了很多。

    翟志刚:我们受到的约束可能比其他行业的人多些,外出机会很少。朋友交流基本靠打电话,更没有时间陪爱人逛逛街。当了航天员以后,回家的时间少多了。

    刘伯明:2003年8月,我正在备战神六任务,母亲病重。等到我赶回家,母亲已经去世了。母亲是全家的顶梁柱,我上中学几年,母亲每天早上5点就起来做饭。我到北京后,几次想把父母接出来同住,但他们怕影响我的工作,只在北京过了一个春节。我没有什么可以回报母亲的恩情,只能努力成为优秀的航天员,争取早日飞天,告慰她的在天之灵。

    记者:成为一名优秀的航天员,最重要的是什么?

    景海鹏:坚持,坚持,再坚持。飞行员和航天员都没有捷径,坚持是唯一的选择。我理解,航空与航天最大的区别在于,航空可以99分,航天必须100分。航空的错误可以弥补,航天无法弥补,航天员必须做到“零失误”。

    刘伯明:责任和自信。我觉得肩上的责任非常重,人类的资源总会用完,我们总会有一天不得不利用太空的资源。作为航天员,我们的价值就在于代表人类去认识、探索太空。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